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寻找春天
发布时间:2019-03-31 | 作者:管理员

3月25日,农历二月十九。早晨6点50分,距离上班时间还有70分钟。我说去办公楼对面的小街心公园看看,先生说挺冷的,林中的雪还没融化,有啥可看的。我说我要去寻找春天。

在这座楼里工作第9个年头了,这个街心小公园来过无数次,这样一个清幽美丽的所在怎可以没有名字?我叫它绿园。

在湘江公园开放前,每天早上、中午、晚上来绿园活动的人很多。湘江公园平整、开阔、面积大,有塑胶跑道,那里开放后,来绿园的人越来越少了,更显它的清幽。我喜欢绿园恰是喜欢它的精致和清幽,树木繁茂,甬路曲折蜿蜒,处处曲径通幽。

往年冬天,我也常来,特别是冬天第一场大雪过后,别有一番情趣。2018年的冬天,一次不曾来过,因为没有雪。没有雪的绿园,让我不忍驻足。北国的冬天没有冰雪,何止是一句失落和遗憾了之,还有着些许的尴尬。

一个冬天没来了,园中有种久违了的亲切感。整个冬天无雪,前两日偏偏又下了两场春雪。林中的雪还没有融化。虽然阳光和煦了许多,地上和树上仍然没有一丝绿意。一路走着,我在心里默默念道:大树啊,你何时叶绿?小草啊,你何时萌芽?桃李啊,你何时着花?

走着走着,忽然林中飘出了我熟悉的歌声:“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一个冬天没来,林中的歌者,歌声依然嘹亮。从未谋面,又相熟已久,竟有种老友重逢的欣喜。我不禁停下脚步,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向林中张望。我悄悄地录了一小段若隐若现的视频,发到了朋友圈。大约是前年的春夏之交,每天早晨,我都来绿园走走,忽然有一天,园中来了这位唱歌的先生。他经常在林边徜徉,忽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突如其来地唱上一句,还经常不在调上,我听了直想笑。去年春夏,他开始用手机放音乐专注地练习唱歌,唱得最多的是《滚滚长江东逝水》,唱一段歇一歇,反反复复。慢慢地,习惯变成了自然而然,如果有哪一天来园里转上几圈儿,听不到这位老先生的歌声,我会忽然间觉得少了点什么。

天气还很冷,有一点冻手。迷你版的小广场上,只有一个小伙子在跳绳。一个穿着桔色工作服的清洁工在清洁地面,我经他身边走过,不知他是对我还是对他自己说:快了,快了,小草就要发芽了……我转身、回头、微笑,而他似乎压根儿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只是自顾自地干着手里的活。

于今晨的我,这是世界上最富有诗情的诗人说出的最富于诗意的语言。                                (雷敏)




上一篇: 最可爱的人 
下一篇: 临江仙 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