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读《我这一辈子》
发布时间:2020-03-01 | 作者:管理员

读《我这一辈子》

 

古往今来,许多作家都会与某一座城市产生某种深刻又紧密的联系。像成都之于杜甫,黄州之于苏轼,绍兴之于鲁迅,北平之于老舍。老舍笔下,济南在冬日的温暖中透露着温情,一股生机随时随地地要冒出头来。而到了北平,到了《我这一辈子》里的北平,还是那支笔,却是如老照片一般的灰黄。

读过的人当知道,这个北平人很多,却没什么生机。人们大都过得艰难。但这个北平是热闹的,跟着当巡警的主角我们赶上了共和,赶上了复辟,赶上了那个时代许多的“大事件”,进出过门庭若市的官家宅院,在四九城里巡街抹稀泥。我们的主角是机灵的,有本事的,他识字,能调侃官场人情,也能一针见血地拆穿共和的虚假,即便中年丧子穷困至极也还“仗着力气与本事挣饭吃”。可他只是个“臭脚巡”,他只能无奈地接受妻子抛弃自己和两个孩子,他无奈地放下裱糊手艺做了巡警,无奈地看着辫子军烧杀抢掠不敢言语,无奈地舔着脸、拼着命给大人驯马。这样的“怂”人说自己“豪横了一辈子”,作为读者我们是认可的。为了养活家里两个没娘的孩子,他得活着,憋屈又不屈地活着。清醒是痛苦的源头,人寿有尽时,困难却是世袭的,我们的主角一直都如此清醒。他压抑,却没到麻木残酷的程度,他谋划琢磨,骨子里却有一口气撑着。小说的最后,他还是走上了绝路。“我还笑,笑我这一辈的聪明本事,笑这出奇不公平的世界,希望等我笑到末一声,这世界就换个样儿吧!”

他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可普通人哪里经得起真正的跌宕起伏,我们主角的一生在乱世旋涡之中只有化作泡沫这一种结局。这是老舍先生的笔力,也是悲剧的本质。

小说中有一段对火的描写算是对这灰黄色调世界最直接的反抗。辫子军进了城,打砸抢烧,火势由远及近,从点到面,最后连成一片火海,巡警亲眼见证了这一切。老舍先生细致的描绘了黑烟如何翻腾上升,描绘了火焰如何挥舞招摇,千变万化,遮天蔽日。在他的笔下这场火仿佛有了生命,鲜活,蓬勃,疯狂,轻快。映在巡警眼里只觉得这火烧得通明、纯亮,有能照亮人心的魔力。他在注视中歌颂,歌颂火灾带来的毁灭,歌颂这“奇惨的美丽”,渴望火焰荡涤一切,颠覆现在,再从灰烬中生出一个崭新的世界来。但巡警很快又清醒过来,他甚至能凭着味道就判断出哪间铺面遭了火。火烧的旺盛,街上却静静的,没有人敢出来救火,哪怕是商户苦主也不敢。于是他难过,难过于这个世道和生于这个世道的人,哀民生之多艰。难过的是巡警,更深重的悲哀却只能属于作者本人。如果不是这世间太黑暗何须一把大火来照亮人心。这场火只照亮了巡警一瞬,却没能给他一个更好的世界。

    老舍笔下的人物总是在抗争,他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也很怜惜,他给了巡警一场大火,给了《月牙儿》中的姑娘一弯带着寒气,光亮的月牙儿。可巡警燃尽了自己也没能给孙子一个安稳的生活。那个像月牙儿一样高洁的姑娘最终也跌落在了泥里。他们悲惨的根由是不合时宜的抗争,终将被无尽的黑暗吞没。从这个角度说,作家也许是最多情又最无情的人。                 (邢成溆)




上一篇: 回家过年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