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王子与天鹅
发布时间:2020-06-17 | 作者:管理员


《天鹅湖》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无论是最终大团圆结局还是悲剧收场,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都是一部经典。轻柔的白裙就像王子与公主的爱情童话,因其唯美梦幻,让人心生向往。这种印象在我走进剧场观看马修·伯恩版的《天鹅湖》后被彻底颠覆了。

软弱缺爱的王子,强势冷漠的女王,特点鲜明的管家、士兵、记者、舞女,以及一群男性扮演的白天鹅。在现实的基调下,打破古典的套路,这就是马修·伯恩的天鹅湖。

天鹅第一次出场是在王子的梦里,只是短暂的出现却已经表明了天鹅作为王子自我化身的存在。之后半小时展现的都是王子的日常生活,王室生活的虚伪,对母爱的求而不得,女友的谎言和背叛,一连串的现实将王子本就脆弱的精神世界击得粉碎。想要轻生的王子来到公园,冷白的月光下,深蓝的湖面上,穿着白色羽毛裤的男舞者额前涂了一抹黑色,勾勒出深邃凌厉的眼神,恰如天鹅正昂起高贵的头展现自然的冷酷与生命的威严。这是头鹅正式出场,他的敏捷强健,冷峻潇洒都深深地吸引了王子。强壮的头鹅俨然成为了王子精神的引领者,是他内心渴望的现实映射,通过追逐头鹅来摆脱现实的种种束缚,得到心灵的解放。王子在头鹅身上得到慰藉,他被现实挤压消磨的灵魂被重新注入了生机。王子与头鹅共舞,和谐却又不同,就像两个人在彼此抚慰,给予对方力量。

这一段配乐沿用了柴可夫斯基的原曲,原剧中是天鹅向王子讲述自己遭遇,这里依旧用来表现王子和头鹅从相识到互相接纳的过程。通过群舞、独舞、双人舞,充分展现了生命的鲜活美好与人性的一体两面。在动作设计上,男舞者扮演的天鹅赤裸上身,肌肉的线条随着动作清晰展现在观众面前,充满了原始的野性美,同时轻盈的跳跃表现出芭蕾特有的力与美的平衡。

王宫舞会是整部剧矛盾的高潮。王子再次陷入现实生活的撕扯中,此时一位黑衣的不速之客闯入舞会,他进攻的唯一目标是女王,却通过周旋于其他女客之中引起女王的注意,这种危险和自负,让他格外有魅力。而王子却在旁观中逐渐迷失,黑衣人对规矩视若无睹,这种他一直梦想的力量在王子心中激起巨大涟漪,以至于让他在恍惚间错认其为自己的头鹅,并假想了自己与之共舞的场面。在这段蓝光下的男男探戈中,王子内心是挣扎的,头鹅曾给予他温暖,却又能将其夺走,可以给他以安抚也可以伤害这个搂入臂膀的同行人。灯光亮起,黑衣人无情的嘲讽,让王子彻底陷入了混乱与疯狂,拔枪对准了自己的混乱与痛苦的根源——女王。

王子因为精神失常而被收押,舞台上出现巨大的白墙,墙上一扇可见而不可及的小窗。女王带着医生来看王子,巨大的影子投射在墙上,对面是王子孤单弱小的身影。这一幕的设计在我看来当属神来的一笔。多对一,大对小,人影对比形成了最直观的冲击。而演员的动作通过影子被放大,观众不再需要去看演员的神情,目光只需集中在白墙。女王看望时抚摸额头的克制,医生护士治疗时的机械冷酷,王子接受电击疗法时身体的抽搐,都被放大到了白墙上,这种放大让强势的一方显得更强,而弱者则被淹没在他们巨大的阴影下。

王子在治疗后出现了幻觉,天鹅再次出现在梦中。当王子在现实中备受折磨时,头鹅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也一样伤痕累累,然而依然前来抚慰王子。而鹅群却展现出攻击性,为了分开他们不停地攻击,最终头鹅为救王子而死。当头鹅最后一扑,王子抱头痛哭,不只为头鹅之死,更是因为他感到了灵魂被撕碎后的巨大痛苦。

头鹅的死也预示着王子的毁灭。在最后交响乐的升华中,王后怀抱着死去的王子流泪呼喊,这是他们母子间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拥抱。而高高的窗口,月光笼罩下的头鹅怀中抱着安静的王子,如天使一样……

马修·伯恩的天鹅湖并非新瓶旧酒的炒冷饭,他在颠覆中讲述了一个自我寻找却最终在现实的泥潭中陨落的成长悲剧。这里没有魔王,没有梦幻的爱情,有的只是王子的挣扎。天鹅是他的梦魇,也是他的救赎和归宿。站在这样的角度去看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让我发现了两者的内在联系。王子因为爱情而变得强大,最终战胜了魔王,这种强大不只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意志上的,那么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可以说,《天鹅湖》的内核就是王子完成自我寻找的过程。无论是通过爱情领悟生命的意义,还是在毁灭中获得释放与新生,这都是王子一个人的故事。戏份最多的白天鹅(或者头鹅)在这里始终是一个配角。打破惯常思维总能看到新的东西,恍然如庄周一梦,却又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故事,这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邢成溆)




上一篇: 母亲节快乐 
下一篇: 故 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