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房东大姐
发布时间:2020-06-17 | 作者:管理员

 

女儿考入省实验中学那一年,我和先生决定去学校附近租个房子。

说来也是缘分,我们走进房屋中介,房东大姐正在等中介帮她约的客户。那位女客户第一天看过房子,说带家人再来看看。过了她们约定的时间,女客户打来电话说她们不来看了,说嫌房东大姐的房子卫生不好。

房东大姐当时就急了,她说:“说她的房子有什么问题她都能理解,说房子卫生不好她不能接受”。后来我和先生去看了房东大姐的房子,三居室,南向两个卧室宽敞明亮,只有北向卧室有点小。房东大姐说她的房子风水好,从这里考出去的孩子有的考上了中山大学,有的考上了南开大学,有的出国留学,最差的一个也考上了东北林业大学。以往房子只出租两室,房租1500元,我提出租三室问她多少钱,她说她也不了解行情让我们看着给吧。我心理价位是2000元,就问她1900元可以吗,她说可以。先生担心租房住不安稳,怕频繁搬家,就提出租期3年,一次付款。房东大姐笑着说,你们就安心住着吧,孩子上高中,正用钱,一次付款你们压力太大了,我保证让你们住到孩子上大学。半小时不到,签完了租房协议,结算了水、电费用,付完了一年租金。

房东大姐的房子有点简陋,但收拾得挺干净。就是没有冰箱,北向卧室平时堆放杂物,没有床,没有窗帘。因为着急租房子,难得碰上三居室,最主要是离省实验中学特别近,价格又便宜,我和先生觉得其他问题我们都可以自己解决。搬家前几天,我们去房子,打算彻底清理一下。走进房子,我简直惊呆了。在没有任何约定的情况下,房东大姐从她妹妹家拉来了一台旧冰箱,一张床,窗帘也挂上了。她和妹妹一起把房子彻底清洁了一遍,包括清洗油烟机。房东大姐快言快语,办事爽快。她和先生说她喜欢和我打交道,说我宽厚、实在。

一年的时间过去,第二次交租金前,我和先生说想和房东大姐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换个热水器,之前的容量太小,我家人又多,洗澡不方便。先生说咱们看房时这些条件都是明摆着的,现在提出这些要求不合适,房东不会答应,还犯口舌,如果实在不想对付,就自己花钱买一个。我说我们安了纱窗,还有对水、暖、电方面和卫生间作了改造和维护。

我给房东大姐打电话,说了换热水器的想法。房东大姐二话没说,她让我们自己买,开张发票拍照片发给她,转租金时直接扣除。

公婆年纪大了,不法分子上门谎称工作人员更换燃气表,安装费360元,给房东大姐打电话,大姐同意了,说从第三年租金里扣

除。实际情况是留下了个报警器,骗走了钱。老人回味过来,但认定这钱应该房东出。我知道情况后,劝说老人,并把实情告诉了房东大姐。她说即使让她花钱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安抚好老人,别让他们着急上火。

3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搬家那一天,房东大姐来收钥匙,我笑着说虽然女儿没能考上中山、南开、同济那些名牌大学,我也很感激房东大姐,让我安安稳稳住了3年,我们全家都很喜欢这个房子,尤其是下楼不远处的夜市,简直是婆婆的人间天堂。大姐听说女儿要到湖南去上学,说那里气候潮湿,建议我给孩子带一条老式纯毛毛毯。我说那样的东西现在找不到了,我婆家娘家都没见过,只能随便买一条。大姐一再叮嘱我别着急去买毛毯,她娘家过去有过好几条,她去姐姐和妹妹家帮我找找。

过了几天,大姐打来电话,让先生去取毛毯。毛毯很新,很干净,抓上去有点扎手,能感觉到粗糙硬挺的纯毛质感,是我们祖父母那一辈有钱人家才有的物件。我猜想毛毯是大姐精心打理过了的。

房东大姐退休前在药材行业工作,爱人去世多年,儿子在德国定居,平时多数时间照顾老父亲生活起居。我估计房东大姐应该有60岁了吧,她一直叫我婆婆大姐。搬家那一天,我和大姐说以后我会去看她,我在哈尔滨没有什么亲戚,以后她就是我的亲戚了。

盼疫情结束,盼繁花似锦姹紫嫣红,那时大姐去德国看儿子孙子也该回来了,我可以去走亲戚了。            (雷敏)




上一篇: 安暖相伴 
下一篇: 诗两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