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细雨微风 似水流年
发布时间:2021-07-15 | 作者:管理员

先生和我生气,不理我,我便在他耳畔细语轻声:你不能总惹我生气,我要是经常生气,心情不好,就会生病,我要是生病住院你还得请假陪护,单位要扣你工资,治病还需要花费很多很多钱,我要是经常休病假不给单位做贡献,就会下岗,我要是下岗了,就不能给你挣钱了……先生说你别再磨叨我就不生气了。

我答应请朋友们品尝麻辣小龙虾,于是弄回家一大盆活蹦乱跳的小龙虾。刚抓起来一只刷洗,就被旁边的一只把手夹出了血,随着我发出无比凄惨的叫声,先生沉默着走进厨房,接过我手里的刷子。我不停地对先生嘟哝:“要一只一只刷,要刷干净,特别是肚皮的位置,要用手抓住小龙虾的脊背,不然它会把你的手指夹出血……”半晌,先生不紧不慢、不冷不热、不温不火地说“你行你来”。他4个字一出口,我便吓得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快速逃之夭夭。

前些年,我管钱,先生每月发工资,只留下一点零花钱,剩下的由我统一管理,放在一个抽屉里,谁用谁拿。我没有持家头脑,生活没有计划,花钱大手大脚,常常入不敷出。我最怕的就是先生问我,这个月的钱都花在哪里了?我基本报不上账,前矛后盾不能自圆其说,好在先生也不是真的在意这些,他只是提醒我要学会过日子,学会有计划地安排生活。这几年,买房子贷了款,还欠亲友一些钱,我便自觉地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了先生,我每月工资到账后给先生转钱。我留下的部分越来越多,一个月比一个月转得少,先生忍不住笑着说:“别人单位都涨工资,你们单位怎么月月降工资呢。”

今年三八节,我和先生说喜欢一条手链,精致小巧的那种,差不多2000元,先生说喜欢就买呗,也不是很贵。和朋友去买手链,禁不住诱惑,又买了一条项链,多花了4000多元,我不敢和先生说,怕他急眼。忽一日,先生说你什么时候又买了一条项链。我被问得一愣,随即从容淡定地说没买新的,就是把之前不小心扯断的那一条拿去维修了一下。先生不再关注这条项链的来历,显然很满意我的答复。我也很满意自己的答复,对着镜子悄悄笑成了一朵花。

晚上下班,我和先生说咱们别回家吃饭了,咱俩都发工资了,去吃烤串好不好。先生说好,但要等女儿放假回来一起去吃吧。我问他女儿还有多少天回来啊,他说,8天,然后就生起气来:“连孩子还有几天放假回家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个当妈的人呀?”我心虚地说我当然知道了,就是考考你。

在我眼里,先生是全世界最抠门的人,同时也是最吃苦耐劳、心灵手巧、有责任担当的男人。他从不吝啬于我在母亲、妹妹和妹妹的孩子身上花钱,从不在和亲朋好友的人情往来上计较,在我们两个人都下岗、生活十分拮据的那些年也是如此;记得有好几年单位职代会、联欢会前夜,我和女同事在单位加班,都是他把同事们一个一个送回家;一些亲友总有事情要我们在哈尔滨东奔西走去代办,我工作忙,就让他(她)们给先生打电话,最后大家都夸赞先生比我靠谱。

真的很感激先生,能忍受我花钱大手大脚、做家务笨手笨脚;能忍受我说话办事拖泥带水,经常捅了娄子让他收拾烂摊子;能忍受我一个人就有二三十双鞋子;能忍受我弄丢身份证、医保卡、工资卡、手机、户口本、房产证、住宅钥匙;能忍受我的固执和倔强;能忍受我的娇气和矫情……

细雨微风,似水流年。

你给我岁月静好,我伴你山高水长。     (雷敏)




上一篇: 写给爸爸妈妈 
下一篇: 红色报刊的 “红色” 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