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红色报刊的 “红色” 力量
发布时间:2021-07-26 | 作者:管理员

 “(它们)好像花草的种子,被风吹散在遍地。”——李大钊    

毛泽东代笔大半《湘江评论》

1919年7月14日,《湘江评论》创刊,在《创刊宣言》中,毛泽东写到“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由此可见“宣传新思潮”是《湘江评论》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借以“唤起民众之觉悟”的方法。

除《创刊宣言》毛泽东还主笔了《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好个民族自决》《民众大联合》等几十篇文章,明快的文风和精深的议论,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并受到了李大钊等人的高度重视和评价。除社论外,《湘江评论》设有多个栏目,对国内外大事皆有述评,与读者之间的互动也非常频繁密切。北京的《每周评论》专门对此予以介绍:《湘江评论》的长处是在议论,“武人统治之下,能产出我们这样一个好兄弟,真是我们的意外惊喜。”

《湘江评论》的创刊一再售罄,充满了“反叛”精神的内容也很快引起了湖南军阀的恐慌,只短暂存在了5期便被查封,但他对华南学生运动有很大的影响,许多革命青年,如萧劲光、任弼时等人,都是在读过《湘江评论》后,才坚定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陈独秀倡导民主与科学创办《新青年》

1915年8月15日,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后又更名为《新青年》。1917年1月,陈独秀应蔡元培之聘,任北大文科学长,《新青年》也随之由上海迁至北京。1920年2月,陈独秀回到上海,《新青年》再度搬迁,同年8月,陈独秀等在上海创建共产党,它便是中国共产党的机关刊物。1922年7月停刊。

《新青年》风行全国,激起思想革命的火花。他也因编辑《新青年》而名垂青史。《新青年》整整哺育了一代青年,其中的一些人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杰出领导人。

恽代英曾写信给《新青年》说:“我们素来的生活,是在混沌的里面,自从看了《新青年》,渐渐地醒悟过来,真是像在黑暗的地方见了曙光一样。我们对于做《新青年》的诸位先生,实在是表不尽的感谢了。”

《新青年》提倡的“德先生”与“赛先生”在倡导科学与民主方面,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红军首份铅印报纸《浪花》

1929年7月27日,红四军政治部在闽西编印出版了《浪花》的创刊号,这是红军创办的第一份铅印报纸。报纸黑色单面铅印,设有“发刊词”“特讯”“短评”等栏目。如今,这件珍贵的革命文物陈列在古田会议纪念馆展厅中。

红军创建初期,不少同志存在单纯的军事观点,不重视宣传工作,导致群众不了解红军的性质和宗旨。红军在革命实践中逐渐认识到了宣传工作的重要性。1929年第三次“反会剿”后,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经1年艰苦转战,成功开辟了龙岩、永定、上杭三县为中心的闽西革命根据地。在入闽西后,毛泽东始终把政治宣传工作当作军队的一项重要任务。为配合红四军的政策,政治部决定利用敌人手中缴获的器械创办《浪花》报。

1929年7月27日,《浪花》创刊号在闽西正式出版。《浪花》“发刊词”开宗明义阐明了红四军政治部创办该报纸的宗旨是“唤起被压迫阶级和弱者”“用他全身的力效力于他的主人—被压迫阶级”。“特讯”以漫画“灯火照耀”为题,暗示了共产党、苏维埃政府的政策就像一盏明灯照亮广大贫苦群众的生活。“短评”为“最近时局鸟瞰”。同时,《浪花》还用漫画形式形象地表现了国民党军惊恐万分的情形,号召广大工农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浪花》在党的新闻报刊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的出现在宣传党的政策、介绍国内外形式,报道抗战业绩,鼓舞军民士气等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  (吕建)




上一篇: 细雨微风 似水流年 
下一篇: 油烟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