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卜居山野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1-10-26 | 作者:管理员

小陈,近1.8米的大个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朴实憨厚,性格随和。他2009年7月参加工作,2013年,是小陈参加工作的第5年,也是他任地质项目技术负责的第一年。

这一年,小陈负责漠河县化探异常查证项目,施工点槽。项目施工区位于大兴安岭腹地,通往工作区的唯一道路是运材道,道路坑洼不平、杂草丛生,桥梁多数为危桥,从漠河县到达最近的施工地点驾驶“战旗”需要5个小时,要在砂石路上行驶3个多小时,直到路的尽头。小陈带领的项目组,有技术人员2名,司机1名,厨师1名,槽探工人4名。项目组驻扎在一个简陋的林业宿营车上,睡上下铺。没水、没电、没信号,距离最近的水源地大约1公里,饮用的是河沟里的空山水,每天晚上发电3小时左右,用于做饭和照明。当时大家用的都是老年机,手机没有信号,和外界完全没有沟通。项目组住宿的车在林间防火路上,雨后天晴,距离500多米的地方就能看到黑熊的脚印。大家的头发长了,皮肤黑了,但最怕的还是阴雨天,所有人呆在一个车里,很无聊也很烦躁。

正常工期是20天,正赶上雨季,连续阴雨天,导致施工延长到1个半月。小陈清晰地记得,施工最后一天下小雨,中午项目组顶着小雨上山验收点槽,衣服被汗水和雨水浸透了。

所有人都坚持下来了,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

终于从工区回到了漠河。由于长时间与外界失去联系,刚到漠河,大家的感觉就像一群野人来到了文明世界,觉得空气都格外清晰。可能是习惯了长时间没人、没水、没电、没信号的日子,小陈说自己都有点木讷,心情也很复杂、很煎熬。第一件事,他拿起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声平安,但犹豫、纠结了很久,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放下电话,还是选择了继续承受这段孤独。

转眼近10年的时间过去了,小陈说自己记得不是很清楚,但这是他地质工作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工作经历。他还说,其实这不算什么,对于地质人来说,这样的情况有太多太多,还有比他们更艰苦的,至少他们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宿营车。

如今的小陈,依然奋战在野外生产一线,依然奋战在漠河地质项目工区。这个年轻的地质人,很感慨现在工作环境、生活环境有都有了极大改善,说他和他的队友们有幸赶上了龙江地矿人的新时代。




上一篇: 写在金秋重阳 
下一篇: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