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矿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先生的人情味
发布时间:2022-07-11 | 作者:管理员

我十四岁那一年随父母搬家离开农村老家。每次回县城妹妹家,陪陪母亲、妹妹和孩子,很少回农村。

母亲年岁大了,越发想念她的娘家人。每年春节,先生和妹妹都要开车去接我姨妈家的哥哥嫂子姐姐姐夫,然后张罗一大桌子饭菜,大家说说话、喝点酒,饭后再送他们回去。

哥哥家姐姐家都不富裕,母亲不让他们买东西更不要他们的钱。先生每次都提前备下几条烟给大家,不是什么好烟,也就是十几元一盒。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悄悄和先生讲我小时候就是和哥哥姐姐们一起长大的,那时候父亲常年不在家,好多农活都是靠他们帮忙……先生总是笑:“知道啦,你不嫌自己磨叨呀,我都能背下来了。”

姐夫患了肺癌,我和先生去看他。先生嘴拙,但那次他和这个大他20岁的老姐夫俩人聊了很久,临走,给姐夫留下1000元钱。以后的时间里,每次去看姐夫或者是在妹妹家偶遇,先生都陪他说说话,塞给他一点钱说让他自己买一点水果或者熟食。有一次我和先生返程回哈尔滨,顺路送姐姐去医院看在医院化疗的姐夫,说了一会儿话,先生把他俩送进医院的大门,刚走到车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就转身飞快追了上去。我和母亲已经上车,我能猜到先生想起了什么,隔着车窗,远远望着先生奔跑的背影,我眼里有眼光滑过。后来,姐夫去世了,疫情期间,我们没能回去参加姐夫的葬礼,难过之余我感觉心里没有太多的遗憾,很踏实,这份踏实来自于先生的体贴和细致。

把父亲送回老家安葬后,我和先生每年春节、清明节回去上坟总是来去匆匆。祖坟离大爷大娘(我的大伯父大伯母)生活的村子不远,不论多忙,我和先生都要去大爷大娘的小房子坐一坐,平时接触少,先生和大爷似乎没有多少话可说,但每次告别他都不忘留给他们200元钱。今年的春节,堂弟(大爷的二儿子)陪我们去祭扫,坚持要我们去他家里吃早饭。腊月里,早晨六点多,天寒地冻。在堂弟的小屋里,弟媳妇已经把热气蒸腾的饭菜端上桌,一大锅白米粥,一大锅粘豆包,一大碗油滋了,一大盘子肘子肉,一大盆子凉拌菜,我们一大家子人围坐在桌边,吃得心里热乎乎的。吃完饭我又傻眼了,想给小侄女一点压岁钱,兜里一分钱都没有。最后还是先生救了我。路上我当着妹妹和妹夫的面夸赞先生想得真周到,他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出门时我问你要不要现金,你不是说这年头谁还要现金做什么嘛,以后你的事我可不管。

先生吃苦耐劳,挣钱也不少,但自己过日子极其节俭仔细。我俩买了个二手房,他买来涂料自己刷墙;给他买衣服鞋子,他只肯买打折商品,有了新的,平时还是只穿旧的;如果我选择步行上班,他连车都舍不得开,去骑共享单车。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与亲戚的往来却十分注重,他总说毕竟我们的生活条件略好一些,花一点零星小钱,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就是暖暖心,还不至于让大家有思想负担。

亲戚们有时也会问我们想要点啥,我望向先生,他说你想拿就拿呗。生菜香菜、土豆苞米、毛葱大蒜、小鱼小虾、咸菜大酱都是我喜欢的。而先生,他更想让亲戚们感受到彼此之间的亲近,让彼此的情意都能有所表达。

母亲经常夸赞先生有人情味。     (雷敏)




上一篇: 写给老爸 
下一篇: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